祈愿奉持经戒,光大中华文明!
首页 » 改变命运 » (转载)远离邪恶 婚外恋的后果,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

(转载)远离邪恶 婚外恋的后果,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

改变命运 2016-09-14 110 (转载)远离邪恶 婚外恋的后果,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已关闭评论
- N +

远离邪恶
因果循环
异国他乡,我爱上一个有妇之夫。大学毕业,我被分配到这个与俄罗斯毗邻的边境小城旅游局做了一名俄语翻译。国庆节前夕,我带团观光旅游,在那个风光旖旎的异国城市,我认识了林暖。
林暖经常给我讲他小时候的故事和那充满艰辛的创业史,他那坎坷的人生经历深深打动了我的心:他幽默的谈吐,成熟稳健的性格,风流倜傥的外型,不卑不亢的处世之道,他的一切一切无不让我着迷。尽管他比我大10岁,有家有室,但我还是不顾一切地爱上他。
不久,林暖承包的工程竣工了。回国之后,他经常开6个多小时的车到我居住的小城来看我,一束束鲜嫩欲滴的红玫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,一套套高档时装和精美的首饰,把我这个刚刚走出校门的丑小鸭打扮成一只高贵的白天鹅。那段日子我被他宠得失去了自我,我觉得很幸福。
可是好景不长,他的妻子知道了我们的关系。她领着女儿坐长途车到旅游局找我。看见我她还没有张口,眼泪就顺着那张苍白憔悴、眼角已隐约可见一道道鱼尾纹的脸流下来。她求我离开林暖。她说:我们这些年吃了很多苦,刚刚过上好日子没多久。我女儿刚5岁,看在孩子的份上……”我当时很尴尬,不容她说完,就不耐烦的打断她:“面子?你都找到我单位来了,你给我留面子了吗?”一直在她身边死死地抓着她衣襟小声哭泣的女孩,被我吓得哇哇大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嚷:“妈妈,回家吧。”她们娘俩在旅游局院子里哭成一团,引来很多单位同事站在旁边看热闹。我气得浑身抖。林暖接到我的电话赶来时天已经黑了。他推开车门直奔他的妻子走过去,二话没说,抡起拳头劈头盖脸地朝那个眼睛哭得红肿的女人打过去。他的女儿在一旁用小拳头一边打他一边哭喊:“爸爸,爸爸,求求你别打妈妈。”看着那个蹲在地上用双手紧紧护着头的女人,我的心里竟然隐隐有一丝快感。
这件事过去后不久,林暖的妻子又给我打过两次电话,每次我一听是她的声音就把电话挂断。又过了大约20多天,那个和林暖一起生活了8年的女人,带着女儿和分得的财产离开了已经移情别恋的丈夫。拿到离婚证当天,这个刚刚冲出围城的男人就在“蓝调”酒吧向我求婚。
我抛开一切,和他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。在这个城市里我是个黑户,因为我的户口留在父母那。在那套一百多平方米、装饰得格外豪华的新房里,林暖按捺住第二次做新郎的喜悦,动情地对我说:“等过一段 时间工地不忙了,我再给你把户口调过来,到时候把结婚证一起办了。”沉浸在幸福之中不能自拔的我毫不犹豫地点点头。
没想到,我这一等就是9年。
我从来没有怪芳菲引诱他,芳菲是我一个远房表妹,比我小10岁。在一般人眼里,她是个浑身散发魅力的花季,她聪明、机灵让人对她欲罢不能。还在读师范学院时,她对身边数十个追求者熟视无睹,出人意料地把全校师生公认为老师本分、比她大8岁的班主任搞定,在师范学院引起了轩然大波,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了什么。临毕业前,她把已经离了婚的老师一脚踹开了。
毕业后,芳菲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当了一名记者。我那朴实得有些木讷的表舅不远千里来找我,他千叮万嘱,让我看在老一辈人几十年交情的份上多关照关照他这个女儿。
我敢说,当我领着芳菲走进家门那一刻起,林暖和芳菲就开始眉目传情了。
我发现芳菲来我家的次数越来越多。我的床上有她的头发,我的水杯口有她的唇彩,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她的痕迹。我和林暖开始无休止地吵架,每一次吵架我们都会大打出手。我的身上经常会留下一块一块瘀紫的伤痕。伤很痛,可我的心更痛,在这个城市里,我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心里的苦没法向人倾诉,另外,女儿还小,我不想让她过早地知道大人之间的纠纷,所以无论怎样我都要维护我的这个家。
一天,芳菲很早就到我家。趁他还没有回来,我委婉地对芳菲说:“芳菲,我们是表姐妹,按理说,我不应该怀疑你和你姐夫之间能发生什么”没容我把话说完,芳菲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历声喝道:“你不要自己没有羞耻心,就以为别人也不要脸。”说完摔门而去,很久我都没有回味过来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零点的钟声刚刚敲过,林暖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,一进门,脱下一只皮鞋“嗖”地朝我扔过来,然后摇摇晃晃地冲我扑过来,一边骂一边用脚踹我,这些日子里所有的积怨顿时涌上来,心里几乎要爆炸,我不顾一切地和这个一起生活了8年的男人滚做一团,拼命厮打起来。那天晚上,家里书房的门被砸破了,组合音响摔得七零八落,厨房中的餐具打得粉碎。为了保全那台笔记本电脑,我的头上、身上被他用菜刀砍了4刀。血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地滴落在睡衣上,感觉又凉又粘,那一刻我的心冰凉。
跟他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这辈子注定是屋里默默无语的主妇,我当初很开心地选择了这条路,我信任他,但我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形会是这样。我已经习惯于刻意回避这些创痛,这个我认识了9年、在一起共同生活了8年的男人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陌生,还是当初我根本就没有认清他?
一天晚上,沉睡中的我被一身酒气的林暖拉下床一阵拳打脚踢。五岁的女儿跪在床上,一边哭一边喊:“爸爸,爸爸求求你别打妈妈!”
那段时间我的身体糟透了,经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,整个人瘦了一圈。望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憔悴的脸,我恨恨地说:“活该!这都是报应。”经受了这么多折磨后,我开始反思,特别是将心比心;想到当年被我拆散了的家庭,想到那对哭倒在我面前的母女,我就十分后悔。我真恨自己卑鄙地充当了第三者的角色,良心上背了个大包袱,自己也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幸福,有苦说不出。
后来,表舅打来电话,他无比自豪地对我说:“芳菲找了一个有钱的男人,今年7月份就要结婚了。那个男人在江滨公园附近给芳菲买了别墅正在装修,你抽空去看一看,这个表妹还得让你费心。”“表舅,快别这么说,一家人客气什么。”我强压住心中的痛苦和表舅说着。对这位从没走出村子的表舅我什么也不想说,我什么都不愿意提起,我一个人承受就足够了。
领着女儿站在那所豪华别墅的大门外犹豫不决,我不知道见到芳菲应该说些什么?我是不是应该跪下来请求她离开林暖?就在此时此刻我想起9年前领着女儿找我的那个女人。
9年了,这个报应早晚还是来了,而且来得那么准确那么残酷,让我无话可说。
那辆黑得泛光的“奥迪”从我们母女身边疾驰而去,车内,他拥着幸福的芳菲开怀大笑。女儿摇着小手大喊:“爸爸,爸爸。小姨,小姨。”我蹲在地上抱住女儿失声痛哭。

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:

抱歉!评论已关闭.